专题网站

常用链接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理论学习» 党史回顾» 毛泽东未能出席的三次党代会

毛泽东未能出席的三次党代会

发布时间:2011-12-27 作者:  出处: 浏览:

  毛泽东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建人之一,在有生之年,他出席了多次党的全国代表大会。然而,1922年的中共二大、1925年的中共四大和1928年的中共六大,毛泽东却未能出席。后来,毛泽东曾在中共七大上讲话:“有些同志未能当选为代表,不能出席和旁听,很着急,其实这没什么,就拿我来说,我是‘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逢双的大会我都没有参加。”那么,这“逢双”的中共二大、四大和六大,毛泽东为何未能出席呢?

  身兼数职,无法分身出席二大

  中共二大是于1922年7月16日至23日在上海召开的。此前的5月,中共湘区执行委员会成立,毛泽东担任书记。

  作为出席了中共一大的长沙小组的代表,中共成立之后,毛泽东很快回到湖南,着手组建湖南地方党组织。1921年10月,湖南的共产党支部成立,毛泽东担任书记。此后,毛泽东又大力在工人和学生中发展党员,成立了中共安源支部等,又于翌年建立了统一的中共湘区执行委员会。这一时期的毛泽东是一位卓越的实干家,除了负责全省(还包括江西萍乡等地)的党务活动外,还兼任了社会主义青年团长沙执行委员会书记、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湖南分部主任等职,无法分身出席中共二大。

  中共二大,出席大会的代表共有12人,代表当时全国的195名党员,代表中有陈独秀、张国焘、李达,以及杨明斋、罗章龙、王尽美、许白昊、谭平山、李震瀛、施存统等,湖南的代表是蔡和森。中共二大是非常重要的一次大会,大会根据列宁关于殖民地半殖民地革命的学说和远东大会的精神,分析了国际形势和中国社会政治经济的状况,讨论了党的任务,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中国共产党章程》以及一系列决议案,制定了党的最高纲领和最低纲领。

  中共一大和二大后,最主要的工作是开展工人运动。其中,毛泽东领导下的湖南党团组织和湖南劳工会是一大亮点。就在中共二大闭会不久,1922年下半年至1923年初,毛泽东就有声有色地组织和领导了粤汉铁路工人、安源路矿工人、长沙泥木工人和水口山铅锌矿工人等一系列罢工运动,使湖南的工人运动迅速走向了高潮,并成为全国工人运动的典范。

  回湖南养病,无法出席四大

  1923年6月,毛泽东出席了在广州召开的中共三大,并且第一次进入了中共领导核心,成为中央局5名成员之一(还有陈独秀、罗章龙、蔡和森、谭平山),并担任中央局秘书。

  中共三大的突出贡献是确立了党的统一战线的方针政策。9月,毛泽东从上海回到湖南筹建国共合作的国民党湖南地方组织。1924年1月又赴广州出席改组后的国民党一大,此后被派往上海参加国民党上海执行部的工作,担任组织部秘书兼秘书处文书科主任,成为中共在这一机构的中心人物。

  1925年初,为了总结国共合作一年来的经验,加强对革命运动的领导,回答党所面临的许多新问题,1月11日至22日,中共四大在上海召开。不过,这时的毛泽东却不在上海。原来,此前国民党上海执行部的内部斗争已逐渐公开化,国民党右派叶楚伧等刻意排斥毛泽东,甚至“用尽办法”要赶跑毛泽东。此时,毛泽东又积劳成疾,遂于1924年12月请假回湖南养病,因而无法出席中共四大。

  中共四大召开时,出席的代表有陈独秀、蔡和森、瞿秋白、谭平山、周恩来、彭述之、张太雷、陈潭秋、李维汉、李立三、王荷波、项英、向警予等20人,代表当时全国994名党员。

  中共四大最重要的贡献是第一次明确提出了无产阶级在民主革命中的领导权和工农联盟问题。大会通过的《对于农民运动之议决案》阐明:农民是无产阶级的同盟军,农民在中国民族革命中有重要的地位,如果不发动农民起来斗争,无产阶级的领导地位和中国革命的成功是不可能取得的。当时回到韶山养病的毛泽东已在着手开展农民运动,而在大革命的洪流中,湖南的农民运动声势最为可观。

 1925年9月,毛泽东回到广州,参加国民党二大的筹备工作。10月,他被推荐为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代理部长。也就是在统一战线和农民运动等的孰重孰轻的纷争中,幼年时期的中国共产党在共产国际领导下犯了错误,毛泽东的意见受到了冷遇。1927年5月,毛泽东出席了在武汉召开的中共五大,被选为中央候补执行委员,而且还被委以农委书记之职,但他提出的农运决议案却遭到了否决。

  六大举行之际,正在井冈山上 

  1928年6月18日至7月11日,中共六大在莫斯科召开,这也是中共历史上唯一一次在境外召开的大会。为什么在国外召开,原因很好解释:此时已是中共独立地领导和开展武装斗争的历史时期,隐蔽在上海租界内的中共中央机构无法安全地筹备和举行大会;苏区则忙于防范国民党的军事“围剿”,加之往来交通不便,时在危险之中,自然也无法承担召开大会的使命。于是,苏联便成了最合适的大会地点。

  中共六大举行之际,毛泽东正在湘赣边界的井冈山上,当然无法与会。此前的1928年4月,毛泽东率秋收起义部队,在江西宁冈砻市与朱德、陈毅率领的南昌起义部队余部和湘南起义部队实现了大会师。5月,他担任了由这两支部队合编成的工农革命军(后改称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党代表、军委书记。从此,他开辟了中国革命的新道路。“工农武装割据”、“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些对于莫斯科而言,还是相当陌生的。

  中共六大召开时,与会代表142人。瞿秋白、周恩来、李立三、向忠发分别作了报告,共产国际代表布哈林也作了《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的任务》的报告。大会选举产生了新的中央委员会,未能出席的毛泽东也被选为中央委员。

  中共六大是中共在特定历史时期和历史条件下召开的一次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会议,它总结了大革命失败以来的经验教训,对有关中国革命存在严重争论的一系列根本问题作出了基本正确的回答,即它集中解决了当时困扰中共的两大问题:一是在中国社会性质和革命性质问题上,指出现阶段的中国仍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引起中国革命的基本矛盾一个也没有解决,现阶段的中国革命依然是资产阶级性质的民主主义革命;二是在革命形势和党的任务问题上,明确了革命处于低潮,党的总路线是争取群众,党的中心工作不是千方百计地组织暴动,而是做艰苦的群众工作,积蓄力量。

  但大会对中国革命的长期性以及农村根据地的重要意义等问题,还不可能有非常正确的认识,它还要靠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依据马克思主义,立足国情,在长期的残酷斗争环境下,不断创造性地予以实践和完善,而这集大成的任务,则是接下来的中共七大完成的,那时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已经被成熟阶段的全党完全接受了。